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
  • 13814閱讀
  • 0回復

(十五)海絲魂之急公興學 原創作者:湯斌斌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在線禮誠
 

發帖
39
風云錢幣
289
風云威望
67
風云貢獻
67
風云銀元
67
風云好評
67
   19世紀80年代,剛剛經歷普法戰爭,被普魯士德國打敗割讓阿爾薩斯、洛林一萬四千八百平方公里和兩地十六萬人口,每天向德國占領軍繳納一百二十五萬金法郎并賠款五十億金法郎,相當于上百億銀兩的法國。為了彌補損失,暗中聯合英國等對中國虎視眈眈的西方列強,對中國發動了兩次鴉片戰爭后,依然妄想從中國這里剝削更多的土地,壓榨更多的財物。所以開始逐步蠶食起越南,而當時越南是中國的藩屬國,山川相連,自古以來就親如兄弟。越南也是海上絲綢之路沿線極為重要的海市貿易地之一,天然深水良港與江河連通,自古就是中國對外貿易的集散轉運地。因此,法國對越南的蠶食和殖民統治直接侵犯了中國的利益。1883年法國進攻越南順化強迫越南簽訂了“順化條約”迫使越南成為法國的保護國,而脫離和中國的藩屬國地位。而當時,剛剛經歷過兩次鴉片戰爭和太平天國運動,正在開展洋務運動的中國清政府,朝野震動,一片嘩然。慈禧太后震怒之下,急調張之洞署理兩廣總督,全面主持兩廣及云南的抗法前線戰事。
中法戰爭爆發后,由于清政府的腐敗無能,軍隊風氣不正,統帥玩忽職守,所以清軍與法軍在越南北部交戰連戰連敗,最后變成全軍潰敗之勢,此后,雙方在英國的調停下開始談判,邊談邊打,邊打邊談,法國還出動海軍艦隊,進攻馬尾,全殲福建水師,并摧毀馬尾造船廠和兩岸的炮臺,接著占領澎湖,切斷了臺灣島和大陸的聯系,并在臺灣的基隆登陸,大有攻占臺灣之勢。
1884年,中法的陸地戰爭主要爆發在越南北部,雙方互有勝負,之后法軍不斷增兵,還派出間諜對北部灣沿岸,北海、合浦、欽州、防城一帶沿海沿江收集情報抵近偵察,與此同時,法軍還進攻清軍在越南所占據的戰略要地涼山,結果清軍不戰而逃,法軍兵不血刃戰領涼山,繼續向鎮南關方向推進,清軍步步后撤,一直退出鎮南關,法軍乘勢占領鎮南關并炸毀關門,還在關門的廢墟上用漢字豎起一塊木牌,上面寫著:“廣西的門戶已經不再存在”以此侮辱清軍。清政府在無奈之下啟用年近七旬,賦閑在家的老將馮子材,出山統領廣西清軍抗擊法軍。
馮子材(生于1818年7月29日)字南干,號萃亭,出生于廣東廉州府欽州沙尾村。晚清抗法將領、民族英雄。相傳,馮子材自幼父母雙亡,流落江湖后,參加反清起義失敗后接受清廷招安,咸豐年間,跟隨向榮、張國梁鎮壓太平軍立功,曾出任廣西、貴州提督。他身經百戰,帶兵打仗經念豐富,謀略過人,作戰以勇猛著稱。
此時,清政府內部官員又分成兩派, 以張之洞為首的一派:主張作戰,起兵反抗迎敵;而另一派以李鴻章為首的:則反對作戰,主張求和。清軍各個將領因為派系不同一項不和,馮子材出山后,首先召集諸位將領統一思想,曉以大義,將諸將又重新,牢牢的團結起來;馮子材不顧年老體弱,親自翻山越嶺勘察地形,根據敵我雙方軍力特點,武器性能,制定出防御反擊的戰術。馮子材出于戰略的考慮,還下令,統管北部灣海邊防的廉州府備用知府,王乃賓隨軍作幕僚:統籌情報收發與后勤。
王乃賓,生于清道光癸卯年(光緒丁末年逝世)字寅東,號雁秋。當時是廉州府備用知府,是土生土長的合浦人。相傳,王乃賓不但英俊帥氣而且滿腹經綸,才高八斗很早就考取了功名,是位百年不遇的才俊,青年時代先后到歐洲和包括越南在內的東南亞考察生活學習過,會說一口流利的越南話和英語,并通曉天文地理,古今中外歷史人文,喜歡研究中醫與近代西方醫學。特別是對北部灣沿海一帶的地理民情了如指掌。他勤政愛民,廉潔奉公。還是當時廉州府老百姓一致公認的廉官;不但工作認真負責,而且心思極其縝密,凡事深謀遠慮;早在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之際,他就開始密切注視,越南戰場的發展態勢和外交動態。馮子材出山后,他就積極向馮子材大膽提出:固團結、偵敵情、決戰計、散敵援、擇戰機、務持久、以及調兵遣將等卸敵方略。還特別建議,馮子材充分利用當前,西方列強,最為先進的通信裝備,有線電報網絡,迅速建立起自己的軍用諜報臺站和實時指揮電報體系。這富有前瞻性的建議,得到馮子材、張之洞的一致同意和鼎力支持。很快王乃賓,就充分利用當時最為先進的有線電報網絡,秘密精心的組建了一支高效率的軍用諜報收發站臺和實時指揮系統。為此,他還秘密抽調,心腹親信組建了許多支“坐探”隊。派駐北部灣沿海各地區和越南的法占區,以及當時遠東最大的海上絲綢之路,船運貿易中心和情報中心——香港。
“坐探”就是在固定的某地負責獵取情報的專業諜戰人員。自從有了這個諜報網絡,王乃賓就能夠及時掌握敵人的一舉一動,獲得了許多,極為有價值的情報。為后來打贏鎮南關戰役,作出了不可磨滅卓越的貢獻。(戰后1885年11月,王乃賓用戰前軍用諜報組建的龐大有線電報網絡在廉州府地四縣區域成立了首家電報公司,為近代北海合浦,乃至全國的有線通訊商業化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相傳,1884年農歷八月十五日,中秋節夜,王乃賓接到密報:有兩名自稱是大英帝國畫家的外國人,率領四名越南華僑后裔作保鏢,共六人雇傭當地漁船,從北海潿洲島偷偷繞過北海合浦的邊防檢查站點,趁著邊防士兵過中秋佳節,放松檢查之際,來到故有海上絲綢之路合浦始發港,重鎮之稱的合浦乾體水師軍港,作畫寫生。根據差點被殺滅口,而裝死僥幸逃脫的受雇船夫訴說,這兩名外國畫家,使用望遠鏡到處畫圖作畫,行為舉止十分可疑,更令人奇怪的是天黑了,他們也不進廉州府城投宿旅館,而是悄悄在人煙稀少的廉州府城南文昌塔下的亂葬墳山旁,按下營帳過夜。
文昌塔,距廉州府城僅3公里。是明代廉州之府陳基虞建于明朝萬歷四十一年即1613年。文昌塔,高七層、八角形,是一座疊澀出檐,樓閣式,平座空心磚塔。塔尖原為密檐式的塔剎,后來被雷電擊毀后重新修繕為葫蘆寶頂。塔基以長青磚和石板構建而成。塔身用青磚里外三層粘砌,每層塔內墻壁上均砌有六個佛龕,佛龕里安放有佛像,整座塔的造型從底層向上逐層收窄,每層開著東西通風門。即坤門與鳳門,其余是作裝飾之用的假門。塔內建有一次只能上一人的狹窄階梯,盤旋而上至塔頂。塔身為白色,角邊和拱門邊為紅色,紅白相間簡約而大方。底座直徑8.1米,空心內徑2.6米,從底座至塔頂約36米,文昌塔巍然矗立在峙案山之上。地處高阜南襟禁山,西倚望洲嶺,東北臨廉州府城。是當時合浦廉州府城地最高的建筑地標,登上塔頂遠眺,可把廉州府、大廉灣乃至北海冠頭嶺的海天勝景一覽無余。由于文昌塔雄偉高大,顏色紅白相間,十分醒目,又被稱為“花塔”,當地人習慣稱文昌塔地為“花塔腳”歷來都是北海合浦漁船商船和外商船舶,航海歸來的地標參照物,還被大家形象的稱為不是燈塔,而勝似燈塔的座標塔。
此刻,王乃賓接到密報后,覺得此事非同小可。按他的經驗推斷,這幫人輕易就要殺人滅口,絕非是為畫畫而來的那么簡單,很有可能就是趁中秋佳節,清軍放松檢查而借此機會前來偵察打探的法國間諜。王乃賓經過精心謀劃后,立刻派出精兵強將,靠近偵查布控,把敵人團團包圍,待到夜深人靜之時,敵人疲倦入睡后,再進行捉捕。為了解敵方情報,必須活捉全部間諜。
經過偵查,果然不出王乃賓所料,這幫人真不是什么外國畫家?他們明明在文昌塔下搭建營帳,卻并沒一人在營帳內過夜,其中四名越南人,分別分散睡在營帳外,四周的墳墓旁警戒,兩名外國人,即進入文昌塔內隱藏起來。為了全部活捉敵間諜,按王乃賓的計策,廉州府精兵首先,悄無聲息的逐個把,分散在營帳四周的越南人一一活捉后,正準備進入,文昌塔內抓捕里面的兩名外國間諜,但在抓捕過程中,由于抓捕官兵,立功心切,一不小心觸碰到,狡猾敵人放置在文昌塔階梯上的法國葡萄酒瓶,驚動了兩名外國間諜,霎時間隱藏在塔內的敵人向捉捕官兵射出了密集子彈,其中一名叫劉顯強(廣東佛山大良籍)的清兵,因沖在最前沿,首先被子彈擊中腿部,但他為掩護身后的戰友,又不能用槍把敵人打死,所以在關鍵時刻他用自己的身體,連擋敵人射出的三顆子彈當場壯烈犧牲。ㄊ潞笤谑諆此戰士遺體時,人們發現烈士,共中了四槍,第一槍,只是擊中他左腿,只要他趴下或者裝死,他是有機會保命的,但他卻在生死存亡之際,選擇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敵人的子彈,掩護身后的戰友直到壯烈犧牲。)
由于兩名外國間諜,持有槍械負隅頑抗,經過多次勸降未果。加上文昌塔內是盤旋而上的階梯非常狹窄,一次又只能上一人,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象。清軍官兵多次組織強攻都被擊退。此時,王乃賓看了看夜空高懸的明月,覺得此天氣無雨無風正合適,用火燒文昌塔的辦法將敵人逼出投降。于是下令附近煙樓烽火臺的官兵,立即用馬車將所部所有柴草和油料一起拉來。一邊組織官兵以強大火力掩護壓制住敵人,一邊派兵,將柴草塞滿文昌塔內,然后澆上煤油,再用火箭點燃。文昌塔是座樓閣式的空心磚塔,一旦在塔底層堆滿柴草點燃后,就如同一個大煙囪。瞬間整座文昌塔濃煙滾滾、火光沖出所有塔門,隱藏在里面的兩名間諜,鬼哭狼嚎一陣后,因無法忍受烈焰火烤和嗆人毒煙,最終放棄抵抗,乖乖投降。
從此以后,合浦廉州當地的父老鄉親們,以及兩廣眾多地區的人民群眾;為了紀念這次為國捐軀的官兵和王乃賓火燒文昌塔逼迫番鬼佬投降的故事。每逢八月十五這天晚上,人們都會不約而同自發的用磚瓦搭建一座座空心磚塔,然后再放入柴草來燒塔,因合浦當地百姓,把當時的法國間諜叫作番鬼佬,所以也就把“火燒塔”稱為"燒番塔",一直傳承至今,廣大人民群眾,在過中秋佳節享受團圓快樂之時,通過“燒番塔”的方式來銘記那段刻骨銘心的歷史,同時緬懷那些為爭取民族獨立、舍己為人、保家衛國,所犧牲的先輩們。他們的精神將永遠銘刻在人民心中,永垂不朽!
正因為黃乃賓,在關鍵時刻,正確妥善的處治了這次突發間諜事件,并把全部俘虜到的法國間諜安全,移交給了兩廣總督張之洞,經過對間諜的審訊。主粵軍務,欽差大臣彭玉麟和廣東巡撫倪文蔚等,能在事先,就獲得法軍將準備,趁春節期間派艦隊偷襲北海港的情報。于是提前做好了一切戰斗準備。調原署高、廉、雷、羅四鎮總兵梁正源進駐北海。主持防務,同時命原合浦主辦團練總兵,李起高給予協防共同御敵。梁正源與李起高提前準備,在北海合浦沿海一帶不斷發動人民群眾和廣大官兵一起參與修筑北海合浦前線沿海,沿江的炮臺。還在各個戰略要地筑建土城多處,并設置了數量眾多的可移動炮位,日夜駐軍防范,同時還征調多艘“紅單”船日夜巡戈海港沿線。
“紅單”船是滿清時期,商人造船需稟報海關給予“紅單”以備日后稽查。故所造船名稱為“紅單”船。這種船體大而堅實,行駛快速,每艘可按火炮二三十門,火力強大,后來廣東官員雇募此種“紅單”船用于海防,以此填補艦船的不足。光緒十一年,1885年正月二十一日,法國單方面宣布,封鎖北海港。正月二十八、二十九日,法國炮艦兩艘,搭載著法國海軍陸戰隊,先后闖進北海港,以檢查各國商船私運軍火接濟中國為名,行占領北海港之實。從而隨時派陸戰隊登陸進逼欽廉邕地,切斷清軍鎮南關前線的后路。
次日,法國炮艦侵入北海港面,向冠頭嶺我方陣地,試探性炮擊,連開巨炮十余口,彈重三十六斤,但均未擊中我方早已轉移隱藏的火炮。等待入夜后,三艘“紅單船”悄悄使駛近法艦,與此同時我冠頭嶺炮臺駐軍,也借著夜幕的掩護重新推出隱藏在戰壕里的大口徑火炮,隨著“開炮”令下,“紅單”船艦炮和冠頭嶺岸炮分別向法艦發射出復仇的炮火。霎時間炮聲震海,火光沖上云霄,整個港灣被炮火照個通明,敵艦中炮后覺醒,發覺我方早己有所準備,并埋下眾多伏兵,知道無法取勝,驚慌狠狽而退出北海港面不敢再戰。此戰雖小,但意義重大,有力的支援了清軍鎮南關正面抗法的中國軍隊,消除了鎮南關戰略后方的防御壓力同時鼓舞了民心軍心。
1885年3月,駐越南的“坐探”密報,一支裝備精良的法軍開始向,鎮南關方向推進。但是由于援兵遲遲末到,其兵力有限,僅有約兩千多人。所以法軍司令尼格里,決定迂回攻擊,繞道鎮南關。收到密報后,王乃賓立即向馮子材匯報,馮子材與眾將商議后做出了主動出擊,引誘法軍主力主攻鎮南關,為達目的他親率清軍夜襲同登的法軍,擊毀法軍炮臺兩座,打死打傷法軍多人。一向驕橫自大的法軍將軍尼格里,遭到攻擊后怒氣沖天,那肯善罷干休,不等后援部隊到達,就孤軍直撲鎮南關,強攻清軍的堅固防御陣地,這也正合馮子材的作戰意圖。
為了御敵于國門,早在法軍進攻之前,馮子材就親自勘察地形,率領眾將士在鎮南關前,依山連關修建了一座高七尺,寬四尺,長度超過1.5公里的長墻。將東西兩座山峰之間的谷地完全堵住,長墻之外,挖掘了四尺深的壕溝,并在壕溝內埋插上密密麻麻的鋒銳竹簽。如果敵人不慎掉入壕溝,必遭竹簽穿刺而傷亡。東西兩座山峰的制高點上還分別建造多座堡壘和炮臺,將這里建成了高低搭配;左右呼應,四周聯動的完整防御陣地體系。馮子材親自率領自己親兵,九個營兵力,駐守長墻及兩側的山峰。作為第一線防御主力,其他派系的將領,率軍駐扎在馮軍兩翼及后方,作為掩護和預備隊,共60個營約三萬余人,正在養精蓄銳做好充分的戰前準備,就等法軍進攻。
1885年的法國已經從普法戰爭失敗的打擊中逐漸恢復過來,當時的法軍號稱世界第二軍事強國,軍隊裝備先進的格拉斯步槍,金屬彈殼的定裝子彈,更先進的連發步槍,也開始少量裝備,管狀彈倉內一次可以裝六至八發子彈。在當時,這是世界最為先進的步槍之一。法軍裝備的火炮是鋼制炮管,炮管內刻制膛線,后膛裝填炮彈,發射的炮彈種類,除了常規炮彈外還有散彈和破片彈。已經有了現代火炮的雛形,這在當時世界上也是一流的火炮。正因為法軍裝備精良,在之前和清軍的交手中大多取勝,因此對于清軍十分輕視。1885年3月23日,清晨大霧彌漫,法軍趁機進攻,以一個旅的軍隊借著大霧,悄悄進入鎮南關,另一個旅作為預備隊守在關外。當大霧消散后,法軍依仗猛烈的炮火掩護,開始進攻東側山峰和正面長墻。
清軍陣地上到處都是炮彈爆炸,煙霧濃密連人都看不清楚,陣地前的炮彈碎片,到處都是足足有一寸之厚。正面長墻攻事被炸崩裂,法軍憑借武器先進優勢,依仗大口徑火炮轟擊開路,很快得手,占領了東側山峰上的幾座堡壘,然后集中兵力開始強攻正面長墻。兇狠的法軍士兵竟然用戰死士兵的尸體,填平布滿竹簽的壕溝后,向長墻猛攻,馮子材沉著應戰,一邊指揮軍隊拼死抵抗,一邊傳令各部隊:有退者,無論何將遇何軍,皆誅之!清軍在嚴令之下,死戰不退,馮子材,親率兩個兒子手持長矛,冒著槍林彈雨,沖出長墻與敵人進行慘烈的白刃戰。他一邊高呼:“吾輩報效國家,殺敵立功的時刻到了!币贿吪c敵人拼殺,勇不可擋,全軍將士見主帥奮不顧身,與敵拼殺,頓時熱血沸騰,紛紛跟著沖殺出去,個個激奮,猶如虎狼,排山倒海般殺向敵人,最終將法軍前軍擊退,力保長墻不丟失。此時,馮子材緊急命令,廣西提督蘇元春率部前來增援。又命湘軍王德榜率部從法軍側后方迂回包抄。雙方激戰到下午4:00,蘇元春率軍及時趕到,加入東側山峰的戰斗,王德榜部繞到法軍側后,趁敵不備發起突然猛擊,徹底切斷敵后勤保障通道,并繳獲法軍大批戰備物資和摧毀其水源補給地。有力牽制了,法軍預備隊的增援動作。
清軍的增援使得陣地得到了鞏固,法軍久攻不下,又沒有后勤補給,軍心開始渙散,許多士兵開始偷偷后撤,雙方激戰到天黑后,勝利的天平開始向清軍傾斜。當夜,王乃賓,收到法軍越南雇傭兵“座探”密報:法軍左翼部隊中,來自北非阿爾及利亞殖民地的雇傭軍,因后勤保障被我軍徹底摧毀后,而無法得不到補給,傷兵又因沒醫療藥品救治而身亡,引發了士兵為爭搶長官隨身攜帶的藥品和干糧等補給,槍殺長官的兵變。
法軍在鎮南關戰役時,以真法兵居前,黑兵次之,越南兵再次之的順序排列。所謂真法兵,就是從法國本土調來的正規法國陸軍,由訓練有素的職業軍人組成,戰斗力最強。所謂黑兵,就是北非阿爾及利亞,法國殖民地調來的士兵,通稱朱阿夫雇傭兵,其實軍服配色與正規法軍大致相同,但款式很特別,寬袍大袖充滿異域風情,成為當時北非法國殖民地雇傭軍的統一制服。他們來自北非沙漠的黑人士兵,能夠經受嚴酷的訓練,戰斗意志強悍,擅長白刃戰是法國對外戰爭中雇傭軍的主力。所謂越南兵,就是招募越南本地信奉天主教的越南雇傭兵,往往訓練不足,戰斗力低下,沒有戰斗意志,但因為本地人的緣故,許多人能聽會講中國話。特別熟悉逃跑路線,雖然常打敗戰,但總能逃掉不少,他們當中還有不少人,是華人后裔,扛槍吃餉,得過且過。在這些人當中,就有王乃斌安插的“座探”。
接到“座探”密報后,王乃賓馬上呈報馮子材,馮子材立即抓住戰機,除了固守東西兩座山峰和正面長墻外,立即派出一支精兵,趁著夜色掩護前去包圍,早已疲倦不堪,因沒有后勤補給而發生兵變的法軍左翼部隊。第二天上午,法軍遭到三面圍攻,腹背受敵,而且彈盡糧絕,不得不后撤退往文淵、涼山方向,此次戰役法軍傷亡近300人。士氣低落,馮子材率領大軍乘勝追擊法軍,3月26日一舉攻克文淵,3月29日攻克戰略重鎮涼山。共殲敵近千人,傷亡一千六百多人,取得了近代史上,中國對列強作戰難得的一場大勝利。此后,在英國的調停下,李鴻章和法國公使在天津簽署“中法天津條約”,條約的主要內容,是中國放棄對于越南的宗主權,越南徹底脫離中國藩屬國的地位,歸法國管理,中國軍隊撤出越南,法軍則從臺灣撤軍。
在這場戰爭中,馮子材精忠報國,雄才大略,身先士卒,近70歲的高齡為保家衛國率軍出戰,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帶領兩個兒子馳赴沙場,展現出了民族氣節與偉大的愛國主義精神,令王乃斌十分欽佩;而王乃斌也在此戰爭中,作為馮子材隨軍幕僚,主管情報收發與后勤;工作一絲不茍,處事精心謀劃,總能未雨綢繆。多次在關鍵時刻展現出超人謀略。在重大決策時,與主帥不謀而合,深得馮子材贊賞。王乃賓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馮子材的心腹愛將,和難得的生死知己,戰斗的赤膽忠誠,加上推心置腹地難求知音,馮子材與王乃賓之間從此結下不解之緣。
戰后馮子材把長女,許配給王乃賓的長子,但不幸的是,馮長女未婚先逝,王家仍迎其靈柩,并接回廉州安葬。馮子材繼續把小女兒許配王乃賓次子,兩家結為秦晉之好,一度成為廉州府地的民間佳話,流傳至今,F在合浦縣廉州鎮的槐園(花樓)的主人王崇周就是王乃賓的親孫。王崇周書名傳冕,字崇周,號玉華、覺非。出生于1907年11月29日,王崇周父親,王師浚(光緒乙酉年--民國乙丑年)字少寅,號均治,晚清資政大夫,任過民國初年合浦縣長。
王乃賓,從這場中法戰爭中,揭示和暴露出當時中國清政府洋務運動的局限性和存在的諸多問題。諸如清軍,雖然此戰清軍裝備了,部分洋槍洋炮,但嚴格來說仍然是一支古代軍隊,從清軍的結構組織、訓練水平、戰術思想、以及軍官的戰術素養都還停留在古代封建軍隊的水平上。而法軍已經是標準的近代軍隊,并正在向現代化軍隊的方向發展,軍隊的組織結構、訓練戰術、軍官戰術素養都不是清軍所能比擬的,雙方軍隊甚至不止是有一代的差距。雖然此戰清軍艱難獲勝,但卻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令人慘痛。經過無數次反思他終于找出了答案。覺得,光學習運用西方的器物,而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相應的思想信仰與制度變革的根本性質,最終還是造成落后挨打的局面。
出于對國家民族振興的考慮,要想從根本上改變,首先就要從讀書文化,思想育人開始變革,就要先從小娃娃學習開始改革。于是,他向馮子材提出了“全面實施普及讀書強人,文化興邦御侮的建議”,并得到已敕封為飛虎將軍,太子太保馮子材的欣然贊同和鼎力支持,此建議上報兩廣總督張之洞后也得到同意和批復:“普及教育,民之所望,國之所倚”同時指定王乃賓全權負責執行。
相傳,從道光二十三年(1897年),王乃賓下令停辦舊私塾,征召教師和讀書人到農村基層,在宗族祠堂或曬谷場開辦農民、平民識字班和小學講授讀書強人,興邦強國的道理,并組織書院教師編寫現代的教材,派人前往廣州,學習數學、物理、化學、英語等現代課程。開辦師范班,在廉州府所屬四縣合浦、欽州、靈山、防城興辦小學,招收農民、平民子弟讀書,興學運動發展迅速得到當地廣泛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持。
從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起,至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僅八年的時間里,單是合浦一個縣就開辦小學二十二間,其中高小,學校就有八間。還把海門書院改為廉中府中學堂,即今天廉州中。將龍門書院改為合浦縣官立高等小學堂,即今天廉州中心校。改革后的小學除了國文(語文)、經史(歷史)之外,還增加算學(數學)、體操(體育)、歌樂(音樂)、圖畫(美術)等課程。與此同時,馮子材在欽州、防城自辦的講武堂,改為少年軍校并向廣大農民、平民招生,絕大部分窮苦農民的孩子得到免費入學學習的待遇。據說當時王乃斌為了辦學,捐獻自己畢生的俸祿,作為?钣糜诟闹屏莞iT書院,為新制示范中學、開辦示范新制小學,以帶動廉州府所屬防城、欽州、合浦、靈山四縣,普及新制小學教育,不斷提升改制力度和成效。王乃賓還鼓勵其子,王少寅、王筱秋兩位晚清的資政大夫,遵照其父囑,參照廣州頂級學校標準,把海門書院擴大并切底改制成廉州中學堂,作為縣辦重點示范中學。
據說當年廉州府中學堂,首任校長劉潤綱舉人。在校門兩側,照壁分別題寫“承先啟后,繼往開來”八個字。在學校校務處一樓橫額提書,“紀念王少寅,王筱秋先生”。在廉州府學堂操場旁建,“三總學會”樓,由三區四鄉父老鄉親捐款建造,專供邊遠地區窮困學生住宿。當時學校還專門聘請一批廉州府籍的大學畢業生任教,不出幾年廉州府中學堂就進入省市名校之列,升格為省立第十一中學,校長專由省府直接任命。成為廣東省欽廉四縣最高學府。
王乃賓去世之后,其孫王崇周、王廣軒兄弟遵照其遺囑建成,以王乃賓之名號為校名的雁秋小學,即現在合浦縣廉州鎮第二小學的前身。該校當時的校園設施、師資、免費教育等均具有示范作用。至此,廉州府四縣,初步實現由封建教育體制,向現代中小學體制的變革。由王乃賓首創的“普及讀書強人,文化興邦御侮”順應時代發展潮流,大力推行改革教育。改制舊制的啟蒙教育運動,獲得朝野上下與民眾的一致支持,最終獲得朝廷嘉獎,并御賜牌坊表彰。宣統繼位后,清廷早已搖搖欲墜.欲以文化興邦來扭轉危局,于是舊案重議。宣統三年,(1911年)誥封王乃賓為正一品光祿大夫,當時合浦縣屬廣東省管轄,是有史以來,廉州府地唯一獲得最高文官職位之人。朝廷還賜建,“急公興學”牌坊,于宣統三年,(1911年)建成!凹惫d學”牌坊位于今合浦縣廉州鎮廉南路,此地原是廉州乾江大道的出口,廉乾大道是廉州府城通往乾體水師營的專用大道,相當于今天的國防公路,“急公興學”牌坊能夠選擇此地興建,可見非一般人物,能夠獲得如此之榮耀。
“急公興學”牌坊為精雕城門式樣,但又不同以往的石柱、石板的簡架結構。牌坊頂和牌坊面均雕刻有半立體的祥云紋雕飾,四個大立柱由四個葫蘆墻加固,三個拱門形狀如城門巍峨高大、渾厚莊嚴。牌坊建成后成為合浦的歷史地標之一。建成之日,廉州府及所屬四縣官員齊聚晉謁,其后廉州府籍民國時期將領二十多人,及海外歸僑也都慕名而來紛紛上前參拜。但極為可惜的是,“急公興學”牌坊在抗日戰爭期間被兵燹損毀……
王乃賓首創的“急公興學”運動,初步實現了由封建教育舊制度,向現代中小學新體制改革轉變,喚醒民眾“普及讀書強人,文化興邦御侮”使當時,欽廉地區邁進了進步社會的發展軌道。他改革教育舊制,停辦封建舊私塾改制成新制小學,還令平民子弟,能破天荒的進入學堂,學習讀書,接受新教育,新思想,徹底喚醒了廣大民眾。
覺醒起來的新民眾,尤其是廣大青少年們,后來紛紛投身愛國救亡運動,積極參加由孫中山所領導的辛亥革命。先后參加欽廉起義和后來的鎮南關(友誼關)革命起義。慘遭失敗后,他們仍然沒有放棄,繼續投身革命,馳騁沙場,前赴后繼,終于推翻了滿清王朝。民國開國元勛陳濟棠就是其中的一位。通過“急公興學”運動,孵化培育了一批具有現代科學知識的人才,如清華大學畢業的王通遠、石偉;北京大學畢業的賴振聲,中山大學畢業的岑麟祥、岑麒祥、岑酵祥,其中岑麒祥是我國著名的語言學家,曾任北京大學和中山大學教授,還有:王普遠、羅慷烈、陳瑞征、龐家瑰、孫佰余、王宗炎、李英敏、鄒瑜等等一大批國家棟梁。
據說 2015年新中國原司法部部長,鄒瑜,在參加廉州中學百年校慶時說:“廉州中學辦學先人一步,歷史悠久、素質高,我是慕名而來的外省的學生之一,就讀廉州中學改變了我的一生!庇秩缰▽W家,合浦籍龍大均,其出生貧寒受惠于“急公興學”運動,獲得入讀小學后,考入廉州中學,后又得到了王崇周的資助,考讀大學和出國留學,成為合浦第一位留洋博士,被選為民國第一屆國家立法院立法委員,當時廣東南路僅有他一個名額。還有,陳濟棠,出身貧寒的亦耕亦讀家庭,因“急公興學”運動能免費入讀馮子材的少年軍校,后來受教官的賞識,介紹其加入同盟會;陳銘樞原是廣東水師提督陳均義的警衛員,因其是唯一入讀小學的緣故,后被選送保定陸軍學校深造加入同盟會,他曾參加辛亥革命武昌保衛戰,北伐中親率“鐵軍”攻堅克難,抗日戰爭期間又支持十九路軍淞滬“一二八”抗擊日寇侵略。其二人后來都自稱受“急公興學”之恩澤。民國初年,合浦籍將領紛紛參拜“急公興學”牌坊,因為“急公興學”運動喚醒了他們投身革命,推翻滿清王朝為民國建立做出了巨大貢獻。這也是革新除弊的開始,正是他們引領廉州府地區,由封建舊制時代走向進步社會的開端。
“急公興學”運動是一場愛國主義的啟蒙教育運動,興學提出之時正值國難當頭,中華民族危機四伏,國家面臨被列強瓜分的危險境地。興學運動宗旨就是:文化教育興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清廷御賜“急公興學”牌坊首個字“急”字,就可以看出當時挽救國家危難,已到了迫在眉睫;因此,喚醒民眾,興邦御侮,刻不容緩;而興學運動,對象是廣大平民階級,因此深得廣大民眾的歡迎,一經推出就猶如,星火燎原,通過近十年的努力,僅僅是合浦一縣就開辦小學二十多間,其中中學八間,并已覆蓋到鄉鎮一級。廣大青少年學生們,在“讀書自強,興邦御侮”的愛國主義精神熏陶下,更加刻苦自勵,人人奮發圖強,社會生活風清氣正。在這種環境影響下,廉州府地區:防城、欽州、合浦、靈山先后發生辛亥革命暴動,其中涌現出一大批推翻滿清王朝的民國將領。其中師團長以上就有二十多名,人數之多在當時兩廣地區絕無僅有,乃至于全國也是罕見。
“急公興學”運動打破了中國傳統的教育模式,開始培養新型人才,為國家的發展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在某些方面解放了思想,促進了封建社會的土崩瓦解,加快了中國的歷史進程。在晚清時期掀起了一股革新潮流,打破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封建思想,為以后的新思想革命奠定了充實的基礎。所以說“急公興學”運動意義非常重大。而故事中,馮子材、王乃賓等無數先賢,舍身取義、精忠報國、奮發圖強、志愿擔當、崇高衛國為民的精神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脊梁,其展現出的民族氣節與偉大愛國主義精神,永遠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必將世代銘記千古弘揚!
評價一下你瀏覽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動

搞笑

開心

憤怒

無聊

灌水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